华南理工大学科幻协会卸任简述

由于我个人精力与能力有限,最近的几次活动明显心力交瘁,实在无法再参与以后各项活动的具体组织与策划中来,下次活动后我们社团由2021级工管梁志远来进行统筹,由我导致的不便我深表抱歉。真正的告别总是悄然无声的,860天前加入幻协的时候我一定想不到现在会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来告别。

故事的起源在2020年的百团,那是我的第一次百团,也是我缺席的一次。周日从外地回到学校时,百团已经结束了,但是我还是在QQ的招新群加入了这个听起来很神奇的社团。11月的一天,看到群里消息的我参加了第一次社团活动,也是13.0上任的换届大会。那天总共去了六个人,除去老社长和老老社长之外的四个人都成为了副社长。很让我高兴的是,除去去爱丁堡大学交换的雷社长,其他几位目前都还在幻协内活跃着。

军训完之后,只有五个人的社团干事在穗石村的闻香阁进行了第一次聚餐,在这次聚餐上我们找到了已经三年多没有更新的社团公众号,也为日后社团成立各个部门奠定了基础。2月,我们重新登上了尘封的公众号,重新打开了和外界交流的窗口。4月,我们举办了第一次的线下活动——《火星救援》电影主题的科幻沙龙。在那之后,我们举行了众多的电影放映活动,2021年的几次是线下(甚至有两次是三校区同时进行),到2022年之后受疫情影响转为线上。2021年11月,我也从副社长正式成为14.0社长。

有些朋友说,是我拯救了幻协。在我入社的时候,协会的微信群只有不到120个人,在两年后发展到了270个人,干事团队也不断有新鲜血液加入,活动也越来越多样化。然而我不认为这是我的功劳,社团人数的增加是意味着更多的科幻爱好者聚集在幻协这个平台中,干事团队的扩充说明大家的热情高涨,活动也只是作为大家交流的一种途径。或许我在其中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我绝对不是决定性的因素,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正确的、应该去做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社团的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过去我认为我的激情不会消退,因此在去年的换届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再坚持一年,等我们的新干事变得成熟了之后再退任。可是到了现在,我忽然发现我的精力和能力已经不足以再让我继续走下去了。进入大三下学期之后,各种压力徒增,使我背负着此前从未有过的重负,而我的精力却越来越少了。在晚上我会经常躺着却睡不着觉,考试周的时候甚至严重到不吃辅助睡眠的药物就睡不着的程度,还因为肠胃功能紊乱进了中山三院。各种迹象表明我不得不退出一些活动。在参加了上周的聚会和这周的《流浪地球2》观影活动之后,我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干事比我更富有精力与热情,他们个性十足又充满激情,虽然在一些事情上仍显得稚嫩,但我相信他们代表着幻协的未来,能够将幻协建设得更加壮大、更加美好。

在幻协的两年半里我收获了许多,认识了许多一同工作的干事同事、相互吹水的朋友们,还有很多素未谋面但是传授了很多经验的大佬前辈。我也收获了大学生活里最难忘的回忆。我至今仍会怀念在闻香阁聚餐时五个人小团队一起畅想未来,举行活动时到处发问卷调查、申请活动票和宣传的忙碌,以及摆摊时和各种各样的同好畅谈的愉悦。这些回忆虽然已经逐渐远离,但仍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部分。

2023年3月5日,华南理工大学科幻协会见面会

生成海报

刘致辰

One thought on “华南理工大学科幻协会卸任简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