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科幻社团的时光

最近闲来无事,重新建立了协会的博客。这是第一篇文章,本想写写协会简介,细想半天,却只有一肚子感慨。于是乎,不如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搜肠刮肚一起写下来,也算纪念。题目嘛,就用写在前面。

想想协会建立有一年了,当初和我一起创建协会的人也大多星散。窗外,新生又入学了,不久也要招新了。当年,也是刚大一的我漫步在一二饭之间的招新通道的时候,无数传单飞扬,师兄师姐们简直热情得过了头。在一个个三米见方的摊位里面,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想和青春。我闲步走过在一旁对局的俩三棋师兄,看着公关协会穿着职业套装的靓师姐,闪过轮滑协会的飞人,一转身脖子正对着死神的镰刀。我寻寻觅觅,翻来覆去却还是找不到我心中的SF——科幻协会,顿时失望不少,又心有不甘,想着有空自己建一个。

大概我的愿望感动上苍,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没有科幻协会也罢,好在南区图书馆的科幻世界很多,书籍也不少。每天上五楼阅览室翻来覆去地看科幻世界成了我的必修课。(反正也很闲。)在那个神奇的午后,照样拿起科幻世界,翻开,一张纸掉了下来——我们是科幻迷(刘慈欣)。我愣住了,一口气读完后,拨通了文章后面的一个电话号码。就这样子,我认识了金鑫师兄——生物学院牛人,也是召集我们在一起的人。几天后,在我提议的第一次见面会上我又认识了谢祥,茗磊,赖宝师兄……我们这第一批人就这样坐在一起,谈着生活,科幻和未来。申请新社团的工作理所当然地展开。不幸地是在我们下决心时已经过了申请时间,恰巧有一个很我们差不多的社团已经提交了申请。我们只能并入那个叫“异度空间”的未成立的社团中间,和他们一起申请。在一群挥斥方遒的人中间,我又认识了韩旭升,还有彭君达师兄(社团活动达人,活动范围之广超出想像)。在经过无数讨论方案之后,终究还是过不了社团联合会答辩。梦想破灭,此时还是我大一的第一个学期。

“我们再申请一次!”“好啊! ”以上对话发生在大一第二学期开学初。我们又开始了漫漫申请之旅,不同的是这次有旭升和彭君达师兄帮我们,原来在异度空间的其他人退出了。开会讨论——决定规章,活动——写策划——师兄修改策划——开会讨论。这是一个循环,知道循环中止条件来临,社联第一轮面试。有惊无险。然后又进入第二轮循环。每个人都在等着中止条件的来临——社联高层答辩。我记得当时惶惶然答完,然后一片空白。到学期末,金鑫师兄兴奋地通知我们。华南理工科幻协会在我大一的末尾悄悄成立了。

成立的分割线渡过一年的大学生活,协会也终于成立。由于我阴差阳错地跟了恒华师姐在ALL STAR天文协会宣传部混了一年(又是一段美好时光),宣传部长的位子就给我了。当然还只是个光杆部长。此后一直到现在,我认识到在协会的会长/部长/千事中,干事是最轻松的角色,特别是当部长是完美主义外加怀疑主义者的时候。如果你遇上的是工作能力强,热情负责,不辞劳苦的完美干事,那你就可以享受当部长的乐趣,虽然几乎不可能。言归正传,宣传部长当然要做海报。无奈,凭我半路出家学做海报的创意和技术实在无法胜任。没办法,只有请金鑫师兄的朋友帮忙。海报的背景是我提供的。上面的口号是我们一起想的。不过,高手做得就是好啊,设计成类似科幻世界封面,很熟悉的感觉。接下来,照样是摊位设计,传单,宣传视频制作,人员分配。我们人不多。而且又要上课,很紧张。还好有热心科幻迷的帮忙,在位置上展开帐篷,摆上桌子,开始布置摊位。有五六本08年的科幻世界穿在一条绳子上,挂在面向校道那一面。

那些可是王茗磊的珍藏。断断续续的五六本科幻世界挂在栏杆上,封面五颜六色。风一吹,纸张呼呼飞扬,很有感觉。可惜没带相机拍下来。招新时意料之中的没有很多人,毕竟刚成立,又不是很实用。有个场景让我很感动,有几位新生都是一看到科幻协会四个字马上跑过来,还来不及喘口气就抓起笔填写资料,一边说, “终于找到组织了!”中国科幻还是有希望的。我不由得想起这句话。校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和一年前相比,我成了路边让人讨厌的发传单某男。虽然知道大部分人会丢掉或当草稿纸,自己还是会心疼。可不?熬夜通宵做出来的。一年后,我依然记得那个午后,在一阵杂乱零碎的脚步声和窃窃私语中,一份科幻协会的传单落在我拿zero的手上。或许,更让所有人都忘不了的是在招新第二天那场暴风雨,过后一片零落。我们几个也是一副跳河未遂刚被人救起来的样子。

而40位会员让我们有理由很开心地笑着。终于有手下的分割线协会刚成立加之金鑫师兄很忙,一切尚在摸索阶段,无甚可记,唯有两人。一位是彭君达师兄——协会顾问。他教会了我们要做什么,如何去做,至于人员培训也是拜托他,实乃协会一大功臣。另一位是白续辉师兄。白师兄本科在广外。建立大学城第一个科幻社团,研究生时在中大国际政治关系学院,与大学城三校(中大,华工,广外)的科幻社团有莫大渊源。学期末我们办了一场关于爱因斯坦的科幻沙龙,出乎意料地受欢迎。现场唇枪舌剑,有十分专业的梁坤同学,也有提倡科学应与人文并重,不可分割的女同学(请原谅我记不起她的名字。)又过一学期的分割线金鑫师兄去深圳实习,我很突然间就成了第二任会长。从金鑫师兄接过镇会之宝(一副有各编辑和作家签名的亿万星辰卡牌^_A)时,仿佛还是一个有趣场景,随之而来的责任却是沉甸甸的。

寒假在家时,我接到中大珠海校区科幻协会会长的电话。他想要联合大学城三所高校的科幻社团邀请知名科幻奇幻作家——很酷的靠谱男人大角和富于亲和力的美女夏笳。这是个很繁复的事情。协会还是准社团,要做一些大活动扩大影响力。考虑再三,我还是答应下来。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深刻体会到纠结一词的含义。干事部长们,我和师兄都付出很多精力在这上面。虽然中途有过大危机,终究还是顺利办下来。应该说,活动很成功。我们网络宣传做得很到位,还有深圳赶来的同学。大家也兴尽而归。这学期末,大部分干事,部长都去了北校。南校空荡荡的,不免落寂。好在09届新生到了,很快招新……只是分割线啰啰嗦嗦地说了这么多协会历程,其实我一直都在想,中国的科幻出路在哪里?科幻小说的时代是不是已经过去了?我喜欢科幻,因为我觉得科幻是最自由的,能够到达无法企及的地方。我会一直喜欢下去,不管他人如何。

我期盼着有一天,我沿着红黄二色砖石铺就的小道走着,感受着微凉的风,偶尔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左手拿一本全英文超过一千页的数据库概念,随手翻着。啪!夹在书里的刚从拐角处书报亭买来的新一期科幻世界掉了下去。刚弯腰去捡,看到一只手伸了过去,一抬头,差点撞到一起。惊魂未定之中,看到一双蕴含整个银河系深邃透彻的眼睛。她抿嘴一笑,轻启皓齿,“呵,原来你也看科幻。”晚风乍起,白衣胜雪,裙据飞扬……

 

2008年9月27日,首次招新照片

生成海报

罗海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