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西战争

文 / 张博傲

本文由重庆大学科幻协会成员张博傲创作,经作者授权转载。

项目主任:张楞次
项目编号:SFA-053
项目名称:重西战争
项目等级:safe
描述:项目源于科幻协会某天突然收到的一封没有署名和地址的信,信上详细描绘了一段被称为“重西战争”的不曾听闻的历史。经幻协核心成员审阅后,认为有对信上所述立项调查的必要。信件原文请见附录1.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已经忘了吧。有关那场残酷战争的一切,都如前辈们所预料的一般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消散。但那场战争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曾经浴血奋战的先辈们也不应该就这样被人遗忘。今天,保密协议的失效日期终于到了,我却悲哀地发现:能把真相公之于众的人,只剩我一个了。所以我下面要讲的事情都只能是孤证。但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明天我也要永远地离开这片我和你们的先辈曾战斗过的土地了,这对那个曾经的少年来说与死亡相差无几。而且这件事情有大量的文献为证,安全起见,我已将所有文献交由井盖猫保管,你们知道该怎么拿到。现在,就请你们暂且驻足,听我这老朽一言吧。

那年,西大刚刚合校不久,不仅入选了211工程,还坐拥着全国面积最大的校园,正是朝气蓬勃、意气风发之时,全校师生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想要搞一番宏大事业。此情此景让重庆高校的传统龙头老大重大感到了深深不安。彼时重大三校合并不过数年,根基未稳,深恐西大乘此时机弯道超车,故萌生武力铲除西大之意。先是以蛮横理由对西大实行诸多制裁,后又屡派使者前访西大以探虚实。久之,西大逐渐意识到到重大的图谋,全校上下无不震悚。西大校长果断召开全校大会,讨论应对之策。会上,西大著名战略家、日后重西战争中西大的最高军事顾问——深思发表讲话,首次明确阐述了其战略思想,促使会议通过了“先下手为强”的决议。现留传下来的会议记录里记载了深思的完整讲话,时间有限,我暂且摘录如下:
“······重西之间,必有一战,战则西大必胜。我西大是教育部于重庆大力培养之新秀,有‘211’东风之助,此乃天时;我西大东临缙云山,北傍嘉陵江,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战时无后顾之忧,此乃地利。更何况我西大面积广大、物产丰富,师生人数远超重大,一旦开战,对重大必有绝对优势。现时机已至,宜速战速决,以优势兵力摧枯拉朽、横扫千军,而后可得重大资源,代为重庆之主,岂不美哉······”

决议做出后,西大迅速行动,经过周密的准备,于一个周日的上午率先宣战,同时派遣先锋军迅速抢占了大学城隧道,切断了重大新老校区的联系。措手不及的重大被迫应战,重西战争正式爆发。

战争初期,重大因准备不足、指挥失误而节节败退,西大5万师生很快兵临虎溪。面对人数远超自己的西大兵团,重大虎溪校区内部一时弥漫着绝望的氛围。值此关键时刻,重大著名战略家张楞次向虎溪管委会作了报告题为“重大必胜”的报告,拨云见日般指明了重西战争的前景,为虎溪师生带来了希望。同样,我将他报告的一部分摘录如下:
“······西大虽据天时地利,重大可得人和。彼5万师生数量虽大,然多为妇孺,战力不高。我重大人员虽少,然多为精壮大汉,更深得‘击剑为雄’校训之浸润,英勇好斗、民风彪悍,必能大破西大军,反推至其校园,围困5万师生于一地。更兼我重学科齐全,有土木学院开路搭桥,机载学院造车攻城,化工学院研制炸药,电气学院毁其电网,通信学院瘫其网络,再遣重大施工队转战校外,挖断其水管燃气。不出数日,西大内乱必生,只有拱手来降之法······”

此次报告后,张楞次被火速任命为重大临时参谋,重大依照其部署迅速动员准备,全校上下团结一心,靠吃天鹅肉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三天后,重大五千母胎单身汉从东、西、北三门杀出,大破西大军团,成功解围。此后,重大又在双碑战役中取得重大胜利,夺回大学城隧道,恢复了新老校区的联系。西大则被迫战略收缩,将防线撤回校区。欢欣鼓舞的重大人乘胜追击,转守为攻,将西大人围困在校园之内。

然而,围攻西大的重大军团很快发现自己正面临着严峻的后勤问题。此前,在深思领导下,西大利用重大的指挥失误成功争取到足够时间抢收校外实验田里的优良品种,并毁坏了所有能产出作物的土地,实行坚壁清野。同时西大校区与重大新老校区都相距甚远,失去了就地供应的能力,重大不得不耗费大量金钱物资转运补给品来维持上万人的生活。而西大依仗其校园面积广大,在校内大量种植培育出的优良品种,又开挖沟渠从嘉陵江引水,成功实现了校内水和食物的自给自足。西大全校师生同仇敌忾,在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热水的情况下顽强地与重大展开消耗战。

眼见着重大的财政状况日益危险,张楞次把自己在图书馆5楼的科幻阅览室里关了三天三夜。出来后,他提出了那个疯狂的计划:在缙云山内部挖出一个30公里长的隧道绕至西大腹后,然后派一路奇兵突袭西大的指挥中心,内外夹攻突破西大防线。

这个计划是那么的疯狂却又那么的现实。被消耗战折磨得精疲力竭的重大最终接受了这个计划。于是,重西战争中最悲壮的篇章上演了。

重大建筑城规学院和土木学院的同学连续通宵三天,终于用最快的速度画出了隧道的设计图。为了不让西大发现,隧道的施工不能用机器,数万名重大师生扛着铁锹轮流上阵,昼夜不停地在缙云山深处作业。那段时间让我终生难忘,因为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负责把挖出来的土方用小推车运出去,是一个简单但极其累人的活。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我推着小推车走在出洞的路上,浑身因为饥饿无力而虚汗直冒。由于经济紧张,食堂的饭已改为凭票供应,我已经连着三天没吃过饱饭了。我很想就地躺下休息,但离我的下工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于是我咬紧牙关,用尽全身的力量想把推车推过一块挡路的石子。这时我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放在了我的肩上,我转过头,是一个土木的学长。他叹了口气:“你还年轻,不应该倒在这里,这种事还是留给我们土木人吧。拿着,去食堂买些好吃的。”我感到一张饭票被塞到我手上,然后学长在我的注视下接过推车,逐渐消失在隧道外的黑暗里。

那张饭票我一直保留着,现在和其他文献一起放在井盖猫那里。

就这样,重大人用惊人的毅力创造了人类工程史上的奇迹,全靠人力建成了贯通缙云山的30公里长隧道,其中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恕我不能一一细说。

隧道建成的第二天晚上,300名从体育学院精挑细选的勇士借着夜幕掩护长途奔袭30公里,来到了西大腹后。随着一声巨响,缙云山被重大化工学院研制的新型炸药炸开了一道口子,300勇士从缺口中冲出,直捣西大指挥中心,西大校门外的重大军团也发起猛攻,西大内部顿时乱作一团,2号门和6号门相继被重大攻破,重大胜利在望。

然而西大最高军事顾问深思临危不乱,混乱中果断下令放弃南区,全员退守地形更崎岖的北区,利用地形优势阻击重大的进攻。此时的重大军也已是强弩之末,面对重新组织起来的西大军根本没有能力立刻攻下南区。而且西大的残军利用对校园的熟悉在南区与重大展开了游击战,重大始终没有能力完全控制南区。

这时,重大和西大回头看了看身后:一边是饱受战争疮痍的校园和师生,一边是蠢蠢欲动的重庆其他高校——重西战争给了它们扩大势力的机会,他们随时准备下场将战争扩大化。

重大和西大都明白了:继续打下去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一场谁都无法胜利的战争。同时,为了避免重西战争演变成重庆高校大战,为了维持重庆高等教育局势的稳定,重大和西大两个最强的学校决定肩负起大校责任。

一周后,双方签订了和平协定,规定:
1. 重大和西大此后再不可发生战争。
2. 重大和西大必须联手维持重庆高等教育的稳定,推动重庆高等教育的发展。为此,西大承认重大的领导地位,重大解除对西大的一切制裁。
3. 所有参与战争的人员都必须签订保密协议,确保新生不会知晓重西战争的存在,避免后辈们为了前辈的恩怨产生报复心理和复仇行为。

同时,为了防止被坏人恶意利用,重大和西大联手堵上了缙云山的缺口,并永久封锁了缙云山隧道。

至此,重西战争正式结束。

重西战争对重庆高等教育格局的影响是深远的。战后重大的实力遭受严重削弱,并且十几年来一直发展缓慢,以至于掉入985末流的行列;西大放弃了与重大争霸的想法,为了避免与重大竞争主动放弃了进入985高校和双一流B类的机会。于是整个重庆的高等教育实力一蹶不振。这一切,都是重西战争带给我们的惨痛教训。

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啊,请珍惜眼前的和平。今天我把这段残酷的往事告诉你们,不是为了让你们复仇,在山水之城重新燃起战火。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老一辈人已经离开,新一代在和平友爱的氛围中成长起来,重庆的高等教育界终于到了一个可以客观审视重西战争的时候,我才把这段往事公之于众。这也正是那些拟定保密协议的先辈们的良苦用心。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重庆高等教育的未来我再也不能参与。但是希望不在我,而在你们手上。无论你们将怎样评说这段历史,我都无比热切的盼望:重庆市所有高校都能联合起来,不再为了一时的称霸而内斗,而是为了永远的光明而奋斗!

以上,就是一个老人离开前最后的话语。

朋友们,再见了。

生成海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