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大学科幻协会注销

火马科幻创始人张钊,郑州大学科幻协会(2011-2015)成员:河南省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我有理由认为也是科幻迷众多的地区之一。河南省唯一一所211,“双一流”高校郑州大学,我的本科就在那里。那里曾存活着河南省已知的唯一一个高校科幻协会,名字很耿直,就叫“郑州大学科幻协会”,成立于2003年。十年后我进了校门才加入他们。

说实话,我在物理系那么些年见过的女同学都比协会招到的新生多。但偏偏就有那么几个人每周坚持公放电影,每年举办一次小小的嘉年华,虽然成员少得可怜,每次活动倒也像模像样有人有气。夏天周末的夜晚吸引来一大群人坐在操场看露天电影,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刻。2014年之后中国科幻开始慢慢抬头,大家私下里相当兴奋:协会发展壮大的时机到了。

2015年年底,郑州大学社团联合会下了通知,科幻协会一夜之间宣告解散,与当时另一科技协会合并,成为新建协会的一个部门。原科幻协会负责人归新建协会名下管理。

我印象极深的是科幻协会最后一任会长,是个又瘦又矮,从新疆跨越大半中国来中原读书的小姑娘。我帮她买过电脑,装过系统,还见过她找我现在供职公司拉完赞助回学校的瘦弱背影。

社联给我们的理由很单纯:你们好像没啥用,反正跟那帮搞机器人的看起来差不多,合并了得了。

两年后的上周,2017年11月11日夜晚,当普罗大众都在摩拳擦掌准备抢空购物车时候,我拿着现在新建协会的会旗,同数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校科幻协会代表,一同站上了成都科幻大会的晚会舞台。

我永远是原郑州大学科幻协会成员,那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高校社团中,忘记交会费的那个人。

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把我攒下的所有工资交为会费,还有和刘慈欣的合影,郝景芳给我的视频,有老王写给我和科幻协会的寄语,有一堆签名书和签名照。社联想要就都拿去吧,只要能证明以一个类型文化为主题,河南省独此一家的高校协会还是有用的,那你们就全都拿去吧。

全国各地仍在运作的高校协会们,用拉兹的话说,我们已经到了能够掌握话语权的年龄了。我们生活在人类文明空前进步的时代,每一年的日新月异都比得上过去十年,每年对社会的认知颠覆也都抵得上过去十年。以新型工业、互联网、航天为代表的现代科技渗透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科幻再也不是小孩子们专属的画册和玩具,它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需要的,对未来与过去的合理展望和探讨——而这种能力只有我们有。

半个月前成都的科幻大会,科幻世界杂志社主动联系了报名观众中的高校协会成员,主动为协会代表安排了在成都的食宿场所,而且主动让我们在晚会最后上台合影,我们如果还只是一味的隐藏自己做好清理,不仅不理智,甚至很愚蠢。作家们不是the one,资本家们也不是,政客们当然更不是。但当我们所有人站在一块,那么我们全都是。

2017-11-25

张钊
2015年6月13日,郑州大学科幻协会被兼并

郑州大学科幻协会2012年11月工作总结

协会上学年工作总结

1  部门之间的分工不明确,导致工作效率不高
2  我们的工作重心出现了偏离,我们工作的核心应该是会员,但在会员这一方面,我们的工作都没做好,这是最大的问题。
3  以往的活动准备不够充分,包括人员的调动和应急方案的准备等。
4  协会内部凝聚力不够,协会团结是所有活动开展的基础。针对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案
1  将部门之间的分工明确,同时完善协会制度,使协会运转更有秩序更有效率。
2  将我们的工作核心转变为会员,改进我们的活动,使其不仅具有娱乐性更有知识性、可学性,关注会员的需求,随时保持与会员的联系。
3  把所有的活动都进行一个长远的计划安排见下表 ,然后便是按部就班地进行工作。
4  协会内部多沟通联系,如开展素质拓展活动以及聚餐等活动来增强凝聚力。

本学期协会开展的活动

2011年9月12日 郑州大学科幻协会,带领11级新生们再一次邂逅了郑州科技馆和郑州博物馆。
2011年9月下旬进行了一系列的招新前期宣传活动,如餐厅现场宣传,夜晚的视频宣传等。
2011年10月15日新一届的招新开始。
2011年10月23日,开展科幻悦读活动和每周讨论,让会员开始借书。
2011年11月4日,开展科幻梦工厂活动,此次活动经过会员的提议,将ps的课程学习和科幻悦读以及每周讨论结合在了一起,满足所有会员的不同需求,丰富了活动内容。
2011年11月6日,科幻协会开展了素质拓展活动,加强协会的凝聚力。
2011年11月6日在物理馆406举行了科幻协会与金葵花理财协会的联谊会。
2011年11月11日 科幻协会在物理馆405举行光棍节特别活动,邀英语村协会、手语协会共同欣赏电影《失恋33天》

活动中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1  因为本学期的活动大多是新增的,所以一开始经验不足,导致活动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通过坚持开展协会活动,在实践中完善活动。
2  活动参与人数不多,甚至有逐渐减少的趋势,积极与会员联系,了解会员的想法,吸取他们的建议,对活动形式进行改进和创新,同时开展一些宣传活动,让更多人参与到协会活动中。
3  活动需要创新,尽管这些活动很多是今年新增的,但还是不够创新,因为这些活动是协会老干事的一些思考,所以或多或少有思维局限,因此要调动新一届干事的积极创新。

值得肯定的地方


坚持以会员为本,积极维护会员的权益,以让会员有所收获,让干事得到锻炼和成长伟出发点开展一系列活动,并每周坚持下来,在招新工作中的表现良好,获得招新工作中的“优秀组织奖”。

协会重点活动

科幻梦工厂活动


活动时间:每双周周五晚上
主办单位:共青团郑州大学委员会、郑州大学社团联合会
承办单位:郑州大学科幻协会
关键词:photoshop的学习、科幻图片的创作
一、 基本创意
21世纪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时代,科幻这个主题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它的活动形式不能再仅仅局限于科幻小说或科幻电影,还要让这些活动更富有创造性,将一贯的对科幻作品进行欣赏的模式转换为创作,因此我们开设了photoshop的学习课程,旨在通过进行photoshop这个图片处理软件的学习,能掌握一定的图片处理技术,自习创作一些科幻色彩的场面宏伟的图片。
二、主要内容和运作模式
每双周开设一次photoshop的教学课程,协会制作一系列教学ppt,请协会内部对此软件熟悉的专人讲解,经过2个月的学习后进行一个科幻创作成果展,对优秀创作作品进行筛选评定,最后颁发相应的奖项。
三、开展成效
本次活动已开设近一个月,会员普遍反响不错,因为协会的课程安排进度是根据会员需求来定的,灵活性和针对性强,再加上协会对成员的认真和负责,确保协会每个会员都能切身学得东西。
四、案例简评
科幻梦工厂活动虽然是协会本届新开展的活动,但是此活动一经开展以来颇见成效,因为这个活动是集兴趣和实用于一体的活动,科幻爱好者们既能满足自己对于科幻的兴趣爱好,又能学到软件知识,因为日常生活中p ho to s hop的用途是很广泛的,所以学习它的知识是很实用的。

科幻悦读:活动及每周讨论


活动时间:每周周五
主办单位:共青团郑州大学委员会、郑州大学社团联合会
承办单位:郑州大学科幻协会
关键词:科幻知识,科学幻想
一、 基本创意
科幻小说是科幻作品的最基本也是最原始的表现形式,所以经典的科幻小说还是有着它历久不衰的魅力的,因此协会坚持将自己的书籍拿出来与广大会员共享,为会员们提供一场科幻精神的饕餮盛宴。
二、主要内容和运作模式
协会将自己收藏的千余本书籍拿出来和会员共享,同时也听取会员的意见将书籍进行更新,满足会员的需求,看书的同时,各会员之间还可以进行读书体验的交流,而且每周都由协会人员围绕一个话题搜集相关资料,然后分发资料围绕这个话题组织协会成员进行讨论。
三、开展成效
尽管书籍的影响力并不如从前,但是对于科幻的铁杆粉丝而言,协会的书籍是很能吸引到他们的,而且协会的书籍也在不断更新中,相信会有更多热爱科幻的成员参与的。
四、案例简评
协会的科幻书籍一直以来是协会的珍藏物品,协会的宝贵资源,因此能吸引到不少会员,这些书籍中的珍贵科幻素材和经典小说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无味的,反而会随着时间段沉淀而散发出迷人的醇香。协会会分发一些科幻资料,普及科幻知识,讨论的过程中也拓展了成员的科学知识,发散成员的科幻思想。

科幻寻宝活动

活动时间:每学年一次
主办单位:共青团郑州大学委员会、郑州大学社团联合会
承办单位:郑州大学科幻协会
关键词:科幻知识、趣味闯关
一、 基本创意
科幻在常人看起来是深奥难懂的东西,而我们的科幻寻宝活动便是将拉近平常生活和科幻的距离,它是集知识性、趣味性、运动性为一体的大型团体寻宝活动,不仅提升大学生的交际沟通能力与团结精神,同时也达到了拓展综合素质的目的,丰富校园生活
二、主要内容和运作模式
在后山设置一些关卡,每个关卡都有相应的科幻知识考查,最终通过所有的考查的便是闯关顺利,并最终获得“宝物”。
三、开展成效
本活动是一个针对全校同学的范围很广的活动,而且参与进来的同学既能感受到科幻知识的魅力又能通过团队合作感受到团队的凝聚力。
四、案例简评
本活动是协会的老活动,算得上是协会的特色活动,因为它的趣味性和综合性强,因此参与的人数很多,是一个很好的扩大协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活动,也能很好让参与其中的会员收获到知识和快乐。案例四

科技之旅活动

活动时间:每月一次
主办单位:共青团郑州大学委员会、郑州大学社团联合会
承办单位:郑州大学科幻协会
关键词:科幻、科技、科学 游览观光
一、 基本创意
将科幻知识与亲身体验相结合,通过科技实践的活动是使同学们对科学有了更新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增加大家对科学的兴趣,也丰富了大家的课余生活。
二、主要内容和运作模式
我们的科技之旅是一系列的活动,旅行地点包括科技馆、历史博物馆、地质博物馆,天文馆等,带领协会成员进行参观和游览。
三、开展成效
协会已经组织成员到科技馆进行了参观和游玩,成员们第一次接触到科技馆里的科学科技实验设备和模型,学到了一定的科学科技知识。
四、案例简评
这是协会的特色活动,在组织成员外出游玩的过程中加强协会的凝聚力,让成员亲身体会到科技科学的神奇与美妙,学到相应的科学科技知识,加深对科幻和科学的热爱。
 

《访郑州大学科幻协会——从“三体热”看科幻迷心智模式:国内仅青年人爱看》贵州大河报报道,2015-01-02


科幻作品只有青年人爱看

      在河南的最高学府郑州大学,活跃着一个社团——郑大科幻协会。这个百余人的大学生社团的每一个人都对《三体》百看不厌,对科幻作品有着痴狂的热爱。
      “协会里还是理科生多些,没有具体的统计,”协会会长张聪介绍说,理科生比文科生更爱看科幻,这个说法不太科学。在这些科幻迷眼中,科幻作品分为“硬科幻”和“软科幻”。“硬科幻”指的是带有新技术、新科技、新装备这些浓浓“技术流”的科幻作品,《三体》就属于“硬科幻”;而“软科幻”指的是科技仅仅是个背景,更注重生活和情节的作品,比如电影《阿凡达》。
      事实上,“软科幻”题材文、理科生都爱,而理科生偏爱“硬科幻”。记者曾应邀进入郑大科幻协会的QQ群,但满屏“量子”、“中微子”、“微陨石”这些术语看的人一头雾水,或许只有理科生偏爱这些了。
      在这个群里,男、女生的比例是4:1。看来,“理科男”是科幻迷的主力军了。
      记者采访了社会上的几家读书会机构,自认是科幻迷的人寥寥无几。“人到中年看的都是什么励志、职场或者心灵鸡汤。我不看科幻好多年了!”一位读书会的负责人如是说。
      中国最大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副总编姚海军先生的看法也是如此:“我们最大的客户群是高中生和大学生,科幻作品最核心的价值就是想象力,通过构架一个新的未来、新的世界给自己带来愉悦。中年人往往被现实改变最多,所以对科幻作品渐渐敬而远之。”
      无论是本地的郑大科幻协会的同学,还是外地的科幻迷,这类人群除了富有想象力,还有一种积极的探索精神和求知欲望。“我非常喜欢那种未来的代入感。人对过去是了解的,对现在是知道的,但对未来是未知的,科幻能够设定一个可能实现但又遥远的感觉,让我们去体验那种好奇和震撼。”上海交通大学的理科女生张海芳说,没有什么比这种探索式的向往更让人陶醉了。
      有人说,年轻人的性格是非常“易变”的,但科幻迷们都说,他们对科幻作品的酷爱是属于“死忠”型的,很多人都是从《霹雳贝贝》、《小灵通漫游未来》甚至《机器猫》这样的书籍接触科幻作品的,但一旦喜欢上就欲罢不能。“挺遗憾的,我看了科幻作品20年,就是结婚之后才不看的。不过等将来孩子大点我还会看的,跟孩子一起看。”今年已经32岁的公务员陈晓康告诉记者。
      对于读者年轻化问题,业内人士既喜亦忧。“读者年龄小,一方面,说明中国科幻是有希望的,但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苦涩,我们不能希望读者永远都是年轻人,长不大吧。很多人人到中年就不再喜欢科幻,读者流失,太可惜了。”
      “在欧美发达国家,全民爱科幻是普遍现象。目前我们国家确实存在只有青少年爱看,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说明我们在想象力和创造力方面确实有一定缺陷。”心理学学者崔建美先生分析说,“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心理防御机制,当我们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时,内心存在张力、心理上焦虑,读一些科幻作品,能让人通过想象,心理上得到一种释放和平衡。应当说,中年人更应该看也更适合看科幻作品。”
 
 
对中国科幻复杂的热爱

      有一项调查显示,科幻迷的整体文化水平都比较高,大多都是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甚至研究生、博士生以上学历比比皆是。但他们对于科幻作品,有着过分偏执的热爱。《星际穿越》热映,就传出了国内有人投资拍摄电影《三体》的消息,遭到了科幻迷们一片声讨。
      “何止骂声一片,简直都骂成汪洋大海了。”郑大科幻协会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我们不是不想看《三体》电影,而是非常害怕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这种出于热爱的保护性反对成为了主流意见,几乎没有科幻迷不反对的。“以前很好的童话《舒克贝塔历险记》,最后动画片做成那样,真不知道国内这帮没有丝毫科幻电影经验的人会搞成什么样子?”河南师范大学学生刘华伟自称“科幻电影迷”,自称阅片无数,但他认为拍《三体》电影是非常痛心的事情。
      除了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电影《霹雳贝贝》外,近些年科幻类电影《机器侠》、《未来警察》都不能让科幻迷满意。这种反对浪潮的背后,是近些年科幻作品包括科幻小说都不能尽如人意的症结所在。目前,中国的科幻作家数量很少,能够长期坚持写作的也就几十个人,很多人发表几篇后就销声匿迹了,甚至国内非常有名的科幻作家叶永烈也改行去写纪实文学了。“中国的科幻小说并没有大量真正输出到西方。作为一种文化输出,科幻文学的输出还是一个起步,对世界谈不上任何影响。”《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曾发出这样的感叹。
      一方面是国内科幻作品不能满足科幻迷们的胃口,一方面是国外科幻作品的“文化入侵”,尤其是好莱坞科幻大片接二连三上映,让科幻迷们在惊叹异国科幻魅力的同时,对国内科幻作品充满了复杂的期待。
      “说实话,《三体》确实是部很棒的小说,但不是没有缺陷,我觉得最后结尾不够好,可能大刘(科幻迷对刘慈欣的昵称)驾驭长篇的能力还是有些不足。”张海芳说,她和一些“三体迷”交换过意见,但所有人都拒绝承认这一点,不过她能理解,“我们实在太需要好的科幻作品了,即使是瑕疵,也会忽视或者掩盖起来。”
      “这是一种最朴实的感情宣泄,恰恰是这种朴实情感,既说明了科幻群体的这种忠诚,也反映出目前科幻作品确实存在着明显不足。”心理学者张春江女士分析说。
      面对科幻迷的呼声和渴望,业内人士不是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姚海军曾给《三体》有过高度评价:“《三体》体现了前沿的想象力,让读者看到中国人在想象世界里到底还能走多远。”但他也坦承,中国科幻作品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三体》。“必须看到我们的不足,整体基础非常薄弱,科幻作品数量少,优秀作品就更少,而且科幻产业不发达,处于初级阶段,像国外的科幻有非常成熟的产业,不仅能产生极大的效益,还能吸引更多的读者。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备注:协会成立于2003年10月,于同年(2015年)6月被科技协会合并成为科幻小部门,成员在6月底吃了散伙饭。
 
生成海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