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里的银河奖

文 / 李炎键(中原工学院科幻协会创社社长,2020-2021)

最初知道银河奖是通过《科幻世界》杂志,作为一个读者觉得银河奖离我很遥远(甚至很难到现场观看颁奖), 但是当获奖名单中有自己读过的文章,尤其是特别喜欢的一篇两篇,心情跟饭店老板看你吃的香再送你个蛋似的开心。        

对我来说,回忆银河奖四舍五入就是回忆这么多年接触的科幻。

初一在班里后面书柜角落里翻出06年的《科幻世界》杂志,之后每月必和小伙伴在校园超市蹲新一期,保存下来的大部分是高中时间买的,进入大学反而很少读科幻(很 少 读 书),以至于现在和朋友讨论起印象深刻的剧情或设定大部分还是中学时期看过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班.上读科幻的氛围真的很好,一本书买来之后,等书的主人看完就会在朋友之间轮着看,往往再回到主人手里的时候变得饱经沧桑(现在谁还留着我的《起风之城》麻烦告诉我一-下吧。里面有我很喜欢的一个书签)。当时的情况就是.上课看下课看,自习看完回寝室看,现在还能做到三天看完一本《三体3》吗?我觉得很难了,上次看的很起劲还是三年前大一在工作室值班的时候看伊恩特里吉利斯的《机器人炼金术战争》,每周宝贵的两小时。这是我所怀念的。        

发现一个喜好是很美好的事,也许从第一次翻开《科幻世界》就注定了(注定了什么,我不好说)。        

高考结束在目标院校的贴吧里问了一句“贵校有科幻协会吗?”得知没有的时候还在想我能不能也建立一个自己学校的科幻协会,当时还没上大一,这个想法为大学生活的美好回忆之一埋下了种子。

大一大二的课余时间个人觉得无比丰富,在大三结束艺术团曲艺队的任期后,重新燃起了建立科幻协会的想法。上个月科幻协会顺利通过 了第一年的年审。申请过程中对我来说几乎处处是困难,好在有学长学姐帮忙准备材料,室友朋友同学帮忙凑人数,友协帮忙宣传。那是第一次招新我拿出宿舍里所有科幻相关的书,招新海报是蹭2077的热度,很磕碜吗?

是的,很磕碜。不过招新的结果我很满意。( 第一次通过石头姐给社员买小礼物)        

通过科幻,在网上认识了很多朋友,比如从一开始就喜欢上的《应许之子》的作者,比如单反,比如狼狼(荒原狼),比如朵朵,还有很多很多人。平时的聊天讨论水群学到了很多很多,我们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有着共同的话题,让我见到了更丰富的世界,也让我对科幻有了不同于开始的那种只图一爽的认识(看科幻图一爽是真的爽)。        

(本文为2013年~2019年的回忆,未完待续)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好者,愿意尽力去迎合我的爱好,希望中国科幻能遍地开花,也希望各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生成海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