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的日子里

文 / 马平川

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社长(2015-2016)写于2016年6月1日

写在前面

一开始,叫我写这个类似于回忆录的东东,我的内心是非常拒绝的!原因嘛,很简单,因为社团刚刚换完届,然而和其他很多幻协的负责人不一样,我是还会再留社团一年的,这时候搞个回忆录是不是会给人一种卸任走人的感觉啊!

等等,还要等一年?我没有说错啊,也许是因为校情的不同吧,我协管理层蜜汁奇怪的状况在于社长由远离社团大部队驻扎地虎溪校区的A区大三前辈担任,所以名义上的大二的副社长其实才是主要负责社团日常事务的人。

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前一任社长大葱整天在群内装死,除了偶尔发现自己被黑突然冒出来发四个字“我 看 到 了”来恐吓一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以外,基本上都没怎么出现过,自然大一相当一部分的同学都忘记了还有一个正社长的存在,当然马上我滚去老校区后肯定不会乳齿划水的啦,熟悉马壕的人都知道,就算大三了没法经常回虎溪参加活动(想念是回虎溪的痛啊!),群肯定还是会经常水的,不然就不是我自己了。好好想想还是放心不下新一届的学妹们啊,没人看着你们15级的,学妹全被你们撩跑了咋办。

那时的我多年轻

其实呢,在上大学之前,我就已经算是一个科幻迷了,从初中因为科幻世界入坑,到了高中,虽然学习压力啥的变大了,但自己看科幻反而变本加厉,还成功用三体把我爸拉入了坑,对,你们没有看错!我成功把我爸也忽悠成了半个科幻迷,高中那段时间他整天没事就带着我去看科幻电影,还拿我书架上的小说看,有时碰上时间特别紧的时候(高中嘛,大家都懂),还会带下了晚自习的我跑去看10点的晚场电影,因为实在白天没时间。

有这么好的家长,我也就不存在和很多人一样因为学习压力或者家长的要求而脱离科幻的情况,反而看科幻越来越多,平时也经常在想,大学一定要加入一个和科幻相关的社团,原因也很简单,毕竟身边看科幻,爱好科幻的人真的不多,找到一些同类也是挺好的事情吧。

当时也真没想到未来自己会成为一只幻协的社长,只是单纯地想要加入这样一个社团,毕竟是自己这么久以来的爱好,然后高中也就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整天除了学习,差不多也就是看看科幻、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也不怎么用QQ(现在的我想想当年清心寡欲的自己简直可怕好吗?平时上网除了玩玩游戏,也就是看看NBA、刷刷科幻世界贴吧啥的了。磕吧我也算是老人了吧,毕竟高中就开始在里面瞎混,只是上后来大学后基本上都用扣扣水群去了。

和重大幻协的相识

高考完之后看了下自己分数,然后很果断地填了重庆大学,选这里一方面是考虑到专业优势啥的,另外就是离家特别近。当时还未成年并且非常天真的我一直是觉得重大肯定是有科幻协会的,而且应该还是发展得很不错的,潜意识中一直就觉得重大和川大是差不多的两所学校吧,川大幻协名号的确非常响亮,如果不是家里建议读工科,或许当时我会选择川大。直到现在对川大幻协也都有蜜汁的好感,而重大幻协在当时的我的想象中估计名气不如川大,毕竟川大在成都,但是肯定办得不差呀!于是就这么愉快地报了志愿。

拿到重大的录取通知书后,闲得蛋疼的我跑去科幻世界贴吧发(水)了一(经)贴(验),然后莫名其妙看到了回帖中有个楼写着欢迎加入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群号XXXXXXXXX神马的,于是天真无邪的我就屁颠屁颠地上扣扣加入组织了。

进群后,宝宝的玻璃心直接就碎了一地,原因很简单,群全称叫做“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筹备中)”,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大家自行脑补那个表情),以及群内根本就没人说话好吗?这不是我要的幻协啊麻麻。

重大幻协的出生

总之我就这么入坑了。开学后新生军训,另一边两个学长去参加了社联的答辩,结果群名称后面的括号依然没有被撤掉。关于这个事情的各种吐槽已成为我协一个过时的话题,总之自己对大学的定位就从“加入科幻协会,嗯一个社团好像够了”变成了“不知道还能加个什么社团去玩”这样奇怪的定位。后来百团纳新在幻协群内一堆从天文社拉过来的学长学姐们的建议下去加了天文学社。现在想想当时的决定还是挺靠谱的,现在重大幻协天天和天文社面基。

后来也就没太多去管幻协相关的事情了,毕竟群基本上也都没什么人在水,水群积分自我加入后一段时间过后第一就变成我了,也可见得群内远远没有现在的幻协群热闹,一言不合就99+神马的。

大一下学期的某一天,很突然地,某只后来成为我协第一任社长当然也是最开始筹备社团的杜姓合川学长(不报全名是怕大家把他当成酉阳人)突然在群内说我们这学期的材料通过了,下周会有社团的成立答辩,当时也算是一惊吧,因为发现原来学长失败过后还在坚持,于是很快的,群内相对比较活跃的三个人就开始准备答辩了,很巧合的是这三个人恰好是幻协的前三任社长,PS当时的大葱还十分热爱水群,整天不多的几个人在群内瞎扯也还是挺有意思的。

后来到了答辩的那一天,我们跑到现场发现参加答辩的就我们一个社团,不过我在评委中发现了天文社当时的社长,毕竟我也还加入了天文社的吧,和社长还比较熟,答辩具体的过程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记得因为我们是当学期唯一一个参加成立答辩的社团,然后被几个评委一直问了大半个小时的问题。当天晚上正好是天文社每周一次的天文沙龙,社长就告诉了我说我们的答辩通过了,现在已经回忆不起当时的心情了,只记得那个晚上好像幻协的群难得的刷出了各种99+。哦对了,那天是4月2日。42,the answer。

协会成立后,自然是要纳新的,但是已经是下学期了,很多社团换届都快了,这个时候社团纳新基本上是很难纳到足够多新人的,所以第一次纳新总共也就几十个人,而且加入后再也没出现过的人也不在少数,当学期除了搞了一次征文以及搭着天文社每周的沙龙合办了一期天文科幻沙龙外,幻协也没太多的活动,不过社团好歹还是成立了。

小小马四处浪

15年的暑假,阴差阳错和其他几所高校幻协的新会长们在成都面了一波基,一起浪了一周一方面收获了几份不错的友谊,也获得了一些新的思路,还认识了交际花华文,同时也第一次去了科幻世界杂志社参观,那可是很早以前看科幻世界时就想去的地方。

当然,最大的收获也许是桌游了,去成都玩了一圈,才发现原来幻协也是可以玩桌游的,而且桌游原来如此的有意思,以前玩的三国杀什么的简直是弱爆了。直到现在玩只言片语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当年一群人在各个地方疯狂只言片语的场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们当时在成都东的出站口坐在地上围成一圈玩了大半个小时的只言片语)。一言不合随时约桌游已经成为了我协目前的现状。

作为社长的日子

15-16的两个学期,社团从纳新直到换届发生了太多太多,讲几个印象最深的事件吧,算是这个学年的一个缩影。

首先不得不提纳新,这个一向被众多社团视为做好社团这一年工作的先决条件的一场战争,从前一天下午就开始去布置场地,比较坑的地方在于社联准备的桌椅不够,在晚上的时候依然有大部分社团的帐篷下面没有桌椅,于是纳新前一天晚上我们几个主要负责人几乎是过一会就去操场看一眼,生怕桌椅被其他没有的社团拿走,第二天又是天没亮就起来去操场布置,拿出一个刚刚成立的新社团的全部家当,全部摆出来迎接加入的会员。

纳新一天下来大概收了一百多份报名表,比我预想的要好,后面见面会倒是着实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约莫有一百人来参加了新会员见面会,记忆最深的是见面会开始前有播放暖场音乐,在见面会开始后我随意地问了一下有人知道这个歌出自哪里吗?

本来都觉得这个可能没人知道,然而居然有人举手告诉了我这是《遗落战境》的片尾曲!然而现在回想起来最最遗憾的是当时我有问过他叫什么名字但是见面会讲了大半天后忘掉了,而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再也没有来参加过活动,我也在群里面问过他,然而一无所获,这真的是幻协最科幻的事情之一,否则我肯定会好好勾搭勾搭这个萌萌的汉子,毕竟那是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的片尾曲。

紧接着,就是第六届星云奖,恰好举办地也在不远的成都,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去凑凑热闹?所以又和小伙伴们一起去了成都好好地浪了一圈,我也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大刘,还GET到了合照和签名,第一次感觉科幻圈原来真的不大,而且圈内的作家们都非常的友好,到的那天晚上我们在和颐酒店下面遇到何夕他也是非常亲切地和我们合影后才回去房间休息。

下半学期的话,社团活动相对比第一学期少了一些,但是社团一周年的社庆成功的举办倒是的的确确让我很有成就感,花了很久准备的活动能够让来的人都玩得非常的开心真是很棒的体验,以及不得不说社庆的某个游戏环节能让我协现任某副社吹几年。当然,最棒的在于,我们的社服1.0也在社庆那天正式上线,网上订做的40件社服被幻协群众哄抢而光。

然后就是换届啦,换届那天的精彩远超乎我的想象,尤其是两只副社长,感觉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热情,而热情,在我看来,远比能力重要。具体状况也不描述啦,总之,我开始相信幻协的未来一定会很棒。

谈谈未来

不得不说,选择留下一方面算是把社长大三留任的传统继续下去,二来也是自己非常想留下来想要再对幻协做出一些贡献,亲自去见证幻协变得更加繁荣昌盛,倒不是说不放心15级,只是觉得自己也许还能在很多方面帮到他们吧。

然后说说给下一届的经验啥的吧,之前听很多人说我重幻协办得不错,可能一方面有偶然因素,也有这一年来我做的还不错的地方吧,就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可以大概总结出一些东西吧,当然不同的学校校情也许不太一样,仅供参考。

在这里首先表明一种态度,科幻和科幻协会关联性极强,但是不能划等号,如果是做社团,最重要的是让成员成为所谓的科幻协会迷,而不仅仅是科幻迷,幻协的骨干成员不一定都是科幻迷,而肯定也会有相当一部分喜欢科幻的人不会加入幻协。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去篮球场上能发现一大堆打篮球的同学,但是他们中加入了校篮球社的可能寥寥无几。那么类比过来,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是科幻相对而言会更加小众,当一个人想要找同类时往往不像打篮球一样随便约球友,可能科幻协会对于科幻迷而言,是一个更好的平台,在这里找到共同的话题或者交朋友都会更加简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科幻迷天然地就应该加入幻协,如果加这个社团能够得到的额外收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在寝室啃三体,加与不加又有什么区别?

那么谈一谈科幻协会的定位,就我看来,科幻协会是一个兴趣类的社团,也应该是一个兴趣类的社团,任何社团或者学生组织,要想保持对成员的吸引力,不外乎两种方式,其一是你能的的确确通过这个社团获得什么,也许是一些现成的利益,能给你加综测或者工作补贴之类的,也许是以后就业把什么学生会主席写在简历上会让你更容易脱颖而出,总之这些可能都比较偏向功利性,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相当一部分人在大学中进行选择时就已经抱有了一定的功利心态。

另一种相对应的则是打打感情牌,无论是对社团本身有感情还是和社团内其他成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都是你选择留下的重要依据。而科幻协会,如果想在第一条路上发展,恐怕是选错了路,这条路也许能走,但是必然会比其他的社团走得更难,所以第二条路,应该是我们着重去走的。

前面说的第二条路,其实总结起来也就两个方面,其一是尽可能让社团有一种好的氛围,也许对于篮球队、辩论队等组织来说一定的压力与紧张感有利于提升成绩,但是纯粹的兴趣类社团更重要的是让大家感受到轻松与愉悦,我最乐意看到的便是大家能够把幻协看成自己的第二个家,将参加幻协的活动看成是一种乐趣,而自己也会主动去承担一些工作,而不是看成一种任务,让社团成为自己的负担。

听起来非常棒,但是实际上非常难以实现,所以哪怕是能够有一部分人能够对社团有如此的看法,也是很不错的了。而其二,便是社团成员之间的感情联系,对于管理层来说,这个算是一种考验,毕竟自来熟的人并不多,所以尤其是在纳新后,管理层的同学如何促进新成员互相之间的接触交流以及和管理层同学的互动基本上能够决定社团发展过程中流失成员的数量,流失成员是每个社团都会面对的事情,另外一般留任的要么是和管理层关系很好,要么是和其他大部分同学都玩得很开的人,说白了就是社长部长们要主动去勾搭小鲜肉啊!感情有了大家都不会舍得离开的!

可能废话说得真的已经够多了,最后祝各位都能一如既往地享受体味科幻带给你的快乐,负责社团的同学能够把社团带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生成海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