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科幻协会会刊《这就是我们》《白岸》出刊

第一本社刊标题为《这就是我们》,出刊于2010年1月;第二本《白岸》出刊于2010年2月。

2010年1月,南京大学科幻协会会刊《这就是我们》

该文作者为南京大学科幻协会2010年社长朱曦,她和副社长张臻于2010年1月28日探访的科幻世界杂志社并采访主编姚海军,邀请其为社刊白岸题字。

人民南路四段11号,这个在杂志目录页出现过无数次填邮购汇款单时抄写过无数次因而记得滚瓜烂熟的地址。因为科幻世界的存在,寻访那里在冥冥之中竟然有了点朝圣的意味。坐电梯上6楼,看见玻璃墙上贴着科幻世界四个醒目的大字,然后我忽然有点紧张,于是很没用地跟张同学说了两句话:我的发型怎么样。厕所在哪里。……
我们两个手足无措一脸窘样地走进编辑部办公室,所幸找到了小者。他大概接待过太多像我们一样兴致勃勃决定前来骚扰然后又紧张尴尬得不知道该讲些什么的读者,轻车熟路地带我们参观整个杂志社,和每一位编辑打打招呼混个脸熟。科幻世界、奇幻世界、译文版、小牛顿(这名字太可爱了……)
四个部门共用很大一间办公室,办公桌则成为大家自行拥有悉心经营的一块小小天地。电脑笔筒文件夹打印纸必不可少,商务印书馆那本厚厚的红皮现代汉语词典也几乎人手一本,其他东西则五花八门得令人瞠目结舌:台湾版或者美国版的科幻小说,尚在发行的或者已经绝版的所有幻想类杂志,以宫崎骏各部漫画为背景的月历贴纸,海豚型鼠标彩色木玩偶两只耳朵冒热气的空气湿润机(一开始我以为那是电饭煲)……不少编辑还有收集诡异东西的癖好,所以一堆堆咖啡罐头或者饮料瓶子甚至中华烟盒牢牢占据小半个桌面也是常见之景。
看来喜爱幻想的人无论到了什么年龄都仍然充满了想象力与好奇心。 我们和刘壮闲扯了几句陈年往事(“当年我在大学里也是科幻社团的会长呢”“那你们有些什么活动呀”“活动?他当会长就干了两件事:
1、成立科幻社团。
2、把会长的位子传给某人”……), 跟奎宁谈了谈高校社团组织大型活动的可能性,参观了小者摆在桌面上用来怀旧和炫耀的全部藏书,去邮购部买了那本跑遍所有书店报亭均已宣告售罄的《科幻世界30周年特别纪念》,然后进入当天最激动人心的环节:采访姚主编。 具体采访内容将由科班出身的专业记者张同学做出最最详尽完美的报道(敬请期待),这里我只写几句有关细枝末节的无聊闲话。
姚主编仍如我4年前见到的那样很高很瘦。他安静而温和地坐在办公桌前等待我们拿出采访记录本,身后靠墙摆放的木质书柜被科幻世界奇幻世界特别增刊惊奇档案大师丛书星云系列三体十字天行健黑暗森林等等等等你能想到的所有科幻书籍填得满满当当。虽然我和张同学头天晚上已经就采访问题在QQ上讨论了两个多小时,把问题的内容顺序如何展开怎样承接都基本敲定,等到真刀实剑上战场的时候还是会偶尔头脑发昏地前言不搭后语。好在姚主编的学识、思想、阅历、口才弥补了我们两个稍显拙劣的采访发问。
他滔滔不绝地陈述着自己对于科幻的种种想法和期待,一脸淡定从容的样子,讲到精彩之处我甚至会两眼发直地忘记做记录。有些话要换别人讲出来我大概只嫌虚伪做作,姚主编说出那句“我们在做的不是一本杂志,而是科幻这项事业”却让我无比地相信又感动,因为他脸上那种大气自信神采飞扬的表情,因为科幻世界这么多年里带给我的快乐。采访结束后我们还啰啰嗦嗦地跟他合影、找他签名,整个过程从11点过一直拖到将近1点,害得姚主编午饭也没有吃成(罪恶……)。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要求他为科协的电子刊物《白岸》提字,姚主编划过几张纸均嫌不满意,最后说自己要再练练字如果需要的话用电子邮箱把他重新提好的刊名发给我们,结果当天下午我们在某办公桌的疑似废纸堆里赫然发现了许多张写有“白岸”的文件纸(可爱的人……)。
午饭在附近某家小店里速战速决,然后我们折回邮购部买书。好不容易来一趟杂志社,听闻风声后嚷嚷着要求帮忙带签名的人不少。最后给所有杂志一期不缺且均在第一时间入手的胡同学买了本《事关良心》,给从来只看奇幻不看科幻的季同学买了新一期的《奇幻世界》,给04年以后译文版的忠实支持者杨同学选了本03年天蝎号(本来这么久的过刊已经没有库存了一般是不卖的,我们讲了很多好话才哄得邮购部负责人同意开票),其他几个未作特殊要求的同学均只能获得一本《科幻世界》的待遇(呃,张同学和我也是这个待遇好吧……)。
抱着9本杂书外加1本科幻世界三十年,我们以宁可错签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人的邪恶心态开始了对编辑部办公室的彻底大扫荡。杨枫,刘维佳,李克勤,迟卉,明先林,屈畅……每个编辑看到这一大摞书都会先露出惊讶加无语的表情,然后非常和蔼认真地帮我们一本一本签下来(你们也就签签,我们可得背回南京去呢……)。
杨枫(呃……出于尊重该叫杨姐的……暂时先这样……)给我们展示读者来信——之前以为杂志社会把这种东西当废纸成批卖掉,结果他们是用纸箱子整整齐齐全部收集起来的。有洋洋洒洒文不加点的长篇大论,也有简单的几句话外加手绘卡通图案,甚至还有一个读者因为舍不得把杂志上的调查表裁剪下来于是用漂亮的字迹原样照抄了一份寄到编辑部。“看到这样可爱的读者说喜欢我们的杂志,心里总是很开心的,自然想要努力做好它。”
另外还听闻了一个很扯的消息:科幻世界的现任社长大人准备改变杂志封面的风格,由原来的科幻画换成各高校科幻迷的照片。小者给我们展示了几张效果图——一堆看不清鼻子眼睛的学生挤在教室里或者站在校门口以拍集体照的惯用表情非常傻气地举着一面类似“XX大学科幻社团”的横幅,颜色灰暗得如同夜市书摊上淘来的一块钱一本的90年代过刊……幸好思维与审美眼光尚且正常的其他编辑们纷纷表示反对。 自觉扰民扰得差不多了,张同学和我离开编辑部。在车站稍微分了一下赃(那本厚重如同板砖宜于用来拍人的《科幻世界三十年》归我带回学校……悲剧……),然后怀着吃饱喝足拿够的愉快心情各自回家去了。
最后来讲一个冷笑话。在科幻世界编辑部所在的那幢大楼里,看到了四川省科协的标牌。
张同学:四川省科协是什么?
我:呃……你看,南大科协就是南京大学科幻爱好者协会嘛,所以四川省科协当然是四川省科幻爱好者协会啦……
张同学:……
生成海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